观照现实生活 呈现美生

  原标题:观照现实生活 呈现美生 编者按 作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十九大献礼剧,我省重点打造

  作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十九大献礼剧,我省重点打造的电视剧《生逢灿烂的日子》自去年11月22日以来,一稳居收视之冠,实现收视和口碑双丰收,引发观众热议。 2017年12月29日,中国电影电视评论学会、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中国电视艺术委员会、安徽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安徽广电传媒产业集团在京联合主办该剧研讨会。本报刊登与会人士的发言摘要,以飨读者。

  该剧是一部“知、情、意、行”相统一的现实主义力作。文艺创作的方法有千万条,习总说最根本的一条是“深入生活,扎根人民”。

  该剧给我们一个重要的,就是中国的电视剧要从生活出发,现实主义的基本,而不能从类型片原则出发。这部戏是生活的整体,讲述了一家4个孩子40年来怎样完成成长的轨迹。他们有底气,永远对生活充满了期望,不,这就是“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中华传统文化。

  坚守中华民族的立场,其中一条就是在现实主义创作道上从生活出发。本剧是果靖霖同志长期积累、厚积薄发的作品。以个人的经历写出了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大历史。我向安徽的同行朋友们表示,能够以慧眼和艺术慧眼选择好的剧本,创作出这样好的作品。

  我们应该从这部电视剧的创作当中吸取有益的经验,推动今后电视剧的创作。仲呈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郭家老三郭小洋出生时,东方红一号卫星发射成功。这个大事和这个小孩都是1970年的作品,卫星是国家的作品,老三是郭家的作品。剧情起初的时间定位意味着《生逢灿烂的日子》是以70年左右出生的人为目标受众的作品。

  按类型来讲《生逢灿烂的日子》是一部年代剧,时代背景推得越清晰剧情的角色伸展手脚就越大。年代剧向当代转向我认为是一件好事,有助于我们以现实故事来梳理走过的,当代的文化记忆通过怀旧题材,也可以沉淀出一些需要扬弃、乃至需要抛弃的观念。本剧顺着一个老郭家四个小郭这个家庭切面,沿着时间链条往下走,在时代中家庭的范围内,讲述了30多年间悲喜沉浮中的变与善,郭家四兄弟的名字分别取名为江、海、洋、河,有顺流,有回旋,有滞留,有曲折,但变来变去都在,最终创作者赋予他们的和归宿,还是上善若水,居善地,与善人,信,言。

  《生逢灿烂的日子》将个人成长的小历史与中国的大历史结合起来,每个人的命运和大历史之间巧妙结合。通过四兄弟的故事,把40年这个大时代写出来了。从小个体写到整个中国变化的大历史,而这个大历史确实是灿烂的日子。

  现在讲中国故事,中国故事不是说一个大的主题,中国故事其实是好多小的故事组织、整合起来的。这部剧也是中国故事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国现在P全球第二,正是通过一代中国人的奋斗实现的。剧中四兄弟,经历人生沉浮、勇于开拓,在中坚守乐观与,呈现了向上、向善的正能量。剧中人物是大时代的小浪花,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独到的价值,最后反映出大时代的价值。我认为是这部剧最出彩、最有力量的地方。

  我们站在这个新时代,回首当年,回想我们是如何成长的。这样的年代剧把上世纪70年代的方方面面都讲了,同时也是大时代进入新阶段的开始,是承前启后的节点。

  本剧有鲜明的时代信息,清晰的历史发展脉络。从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把40年的断代跟历史大关系建立起来。这样的建立里面不是简单的编年体,实际上是有特别多的、经济和文化信息在里面。以后,市场经济这样的经济体出来的时候,二道贩子、个体户,包括后来的证券、股票,都反映了历史发展中经济形态的变化。本剧对文化也进行了探讨,比如职业观念的变化问题。从工人到国家干部,再后来又选择个体户,其实这都是文化观念的变化。写到生态文明,正在变化的社会问题等,编剧非常聪明地把大时代的元素写了进去,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

  剧中人物追求幸福生活,追求各自的感情生活。所以该剧用了特别大的篇幅写几个孩子的感情生活。与很多电视剧里看到的情感处理的方式不一样,本剧尺度的把握是比较温和。即使人物之间有激烈冲突的时候,但是基本上是以“让”为原则来处理,这其实就是有“善”,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这些都是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也是社会不可或缺的价值取向。刘琼(《》海外版文艺部主任)

  第一点,这是一部具有“温暖现实主义”的作品。剧中所展现的每个历史节点,表达得都非常准确。从8英寸的电视到12英寸的电视、股票内部发行等。上世纪70年代生人的情怀和,在这个电视剧里有精彩的艺术呈现。该剧人物塑造饱满,剧中的父子情、兄弟情以及朋友情富有质感。这部剧令人的地方,就在于它没有回避这些内在情感。尤其是果靖霖饰演的老三这个角色,剧中并未把他理想化,写的就是生活中内心的痛苦和挣扎,打动,引起共鸣。现实主义电视剧的创作难度非常之大,这对如何去推进现实主义的影视剧提出了挑战。我认为不要回避现实生活中的矛盾,应像 《生逢灿烂的日子》这样“温暖的现实主义”创作线。

  第二点,该剧比较突出的特色在于没有过度依赖戏剧化的矛盾。该剧用大量丰富的、有质感的生活细节来吸引观众。现实主义的电视剧离不开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分析和呈现,《生逢灿烂的日子》在这一点上处理得刚刚好。当下,需要温暖现实主义的电视剧,更需要的是提升电视剧发现生活、思考生活和艺术地、审美地呈现生活的能力。

  第一,这部作品的底气很足,冲淡了生活中的苍凉。这种底气是什么?就是不管你是部委大院的,还是胡同的,只要你不向命运,你就能在任何起点上重新出发。这个作品用一个家庭,40年,几代人的命运,悲欢离合,曲折坎坷,成功失败,告诉了我们“底气”能够支撑一个人,让他在命运打击面前,不、不,直至成功;哪怕失败他也赢得了,赢得了观众的认可。

  第二,该剧最鲜明的底色就是时代的折射。 70年代是70年代的特点,80年代有80年代的特点,选择了代表性的物件,比如说歌曲、场景,这不是表面代时代背景。剧中兄弟四个人命运的转折,都是因为时代给了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所以他们才能从最低的起点站起来。现实题材要有时代关照,人物命运跟时代发展相结合,大时代与物的命运相结合这是一个必然的规律。

  第三,这部作品具有文化底蕴。京味、京腔,这都是文化。他们生活在城中,的地域形成了怎么,怎么处事的方式。这个剧把人物生活状况、生活规则以及为人处事的方法,鲜明地写出来了,而且跟他们的生活高度吻合,这就是这部剧的文化底蕴。

  首先,我是上世纪70年代生人。那是一个充满诗情画意的年代,几乎人手一册手抄诗集。虽然我现在年近半百,但每回想起那个诗歌理想的年代,依然觉得阳光灿烂。诗,是我们的过去;过去,有我们的理想。于是,我就萌发了一个念想,想和观众聊聊我们那一代人的生活和理想。同时,也希望能够提醒观众,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理想,因为“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其次,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要承担应尽的责任。现在,电视荧幕上着很多穿越剧、玄幻剧等。也有人找我拍这些剧,我既不懂也不会演,因为我是学现实主义戏剧出身的。我想,一部作品如果能够打动,大家都会看的。所以,我就抱着“丰衣足食,生产自救”的心态进行创作。不会用电脑写,就用手一个字一个字码出一部70余万字的作品。手稿完成,再交由朋友誊到电脑上,反复修改至43万字。历时五年,剧本成型,但是拍摄过程异常坎坷。有人说,现在电视剧要新锐一点的;有的投资方认为这部剧观众不爱看、不卖钱,投资等。当我把这个作品拿给安徽省委宣传部相关负责同志、安徽广电传媒产业集团主要负责同志以及制片人看的时候,大家异口同声说“我爱”。是的,我们都爱。就这样,这部剧和安徽结下了。正是这样的,成就了这部剧。

  本剧一开场,颇有意味。卫星,老三落地;镜头一转,郭家兄弟与邻居小孩打架,孩子们用样板戏的唱词对话,一下子把观众带入到那个年代。

  老大一出场就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但就是这么一个打酱油的人物,却实现了喂马劈柴,关心粮食与蔬菜的生活,看上去是个幸福的人了,在四兄弟中是一个理想人物,他完成了他的人生救赎。海子的诗始终是这部剧的主题,落实在了剧中老三这个人物身上。他老想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实际上就是要追求理想,追求诗和远方。之所以是《生逢灿烂的日子》,是因为为我们提供了选择的。否则在计划经济年代,老大只身去草原,老二干个体户,老三放弃国家干部的身份下海经商都是不可能的。身体才有了思想和选择的。剧的最后老三和范荣十指相扣,面朝草原,春暖花开。在这里草原看似具象,其实不是,而是一种抽象,可以是草原,也可以是大海,也可以是我们选择的生活,只要面对了就可以春暖花开。 “海”是这个诗的一个主题,“春暖花开”是心灵的绽放、情感的追溯。老三是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时落的地,最后他的情感和选择也落了地,也完成了一次的洗礼和情感的救赎。

  本剧之所以在众多剧目中能够脱颖而出,我认为一是那一代人的代入感。我是上世纪50年代末生的人,我看这个剧以后感觉到非常的亲切。二是我觉得是80后至00后出生的人,他们对以往生活的一种陌生感,带来一种向往。

  首先,作品具有文化感。 1970年到,一直写到90年代以后。这个时间跨度是完整的一代人。这个胡同的院子,郭家四个兄弟的读书、成长、就业、恋爱,呈现了完整的一代人过程。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最主要一个特点,就是它有那种文化味,这是属于京派作品的底色。

  其次,作品具有时代感。这个作品从1970年开始写起到现在,共47年。这段时间,正好是以后中国社会发生巨变的一个时代。本剧通过一代人把这个变化写出来。郭家的四个兄弟,他们都是怎么成长的,每个人走的道不同,每个年代他们的境遇不同。尤其是我看到剧中老二这个角色,他是个体户,不愿意在供销社里,出来开店卖羊肉,结果切羊肉手艺不行人家不要。于是,在家怎样把羊肉切好。可以说,这常具有那个年代特点的生活情节。

  最后,人物具有命运感。起起伏伏几十年的时间,郭家四兄弟经历了成功和失败。但最重要的是,无论成功失败,他们最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找到了自己的。人这一生的过程是在做什么,是“奋斗”。奋斗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重要的是要找到自己的归宿。这个作品实际上要告诉我们,这是一个灿烂的日子,我们要不断前行、不断开拓、不断奋斗,最终我们的心灵会回家。张德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

  近年来,安徽省委、省高度重视文艺创作生产工作,将打造全国一流的文艺作品,作为现代化五大发展美好安徽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我省重点打造的现实题材电视剧 《生逢灿烂的日子》,体现生活质感、充满温度、具有时代筋骨,是一部大气之作、走心之作,取得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双效统一的可喜成绩,为安徽下一步电视剧创作生产工作积累了宝贵经验。

  昂扬向上的正能量。习总指出,好的文艺作品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情操。这部剧讲述上世纪70年代至今,老胡同里郭氏四兄弟的不同生活际遇,展现了一代人的成长历程与大时代的变迁,了普通百姓对理想的坚守和追求,了观众共鸣,引发观众思考与自己理想相关的严肃命题。

  高扬人民文艺的旗帜。人民既是文艺作品的鉴赏者、评判者,也是文艺作品的剧中人、主人公,只有把镜头对准人民,才会创作出受到人民欢迎和肯定的作品。本剧主创人员,始终把自己摆在人民中间,把剧中的人物当作自己的兄弟、姐妹、亲朋好友、父老乡亲,对他们怀有真正的感情,关注他们的喜怒哀乐,包括他们的缺点,也怀着爱恨交织的。因此,本剧深得观众喜爱。

  凸显精益求精的创作态度。本剧之所以成功绝不是偶然的,编剧果靖霖先生用时五年,潜心思考,酝酿创作打磨;主创人员从反复修改剧本,到精心布置道具,从年代映照到众多实力演员的演绎,发挥工匠、劳模,用镜头生动地营造出一代人的生活味、民族风、精气神,传递出温暖、励志、向善的力量。

  作出可贵的艺术探索。讲好中国故事、好中国声音、阐述好中国特色,广大文艺工作者只有潜心创作、讲好故事,才能创作出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作品。本剧的主创团队、演员阵容强大,塑造的人物性格鲜明,艺术形象真实感人,可以说《生逢灿烂的日子》是近年来影视剧中涌现的一部力作。

  这是一部跨年代的剧,不管是电视剧还是文学作品,我们主要是看人物。这部剧的人物命运感非常强,比如说这个剧里的哥四个,每个人物你看的时候都有嚼头、有厚度。在演这样角色的时候对演员既是一个也是一个福气,如果演员能把角色起伏的命运、丰富的经历演绎得丰满,就能吸引观众。老三这个角色,应该是这部剧最能体现人性的复杂和多面的人物。在学校是好学生、好班长,在家是孝顺儿子。如果说老大通过逃避都市来获得心灵慰藉和新生,老二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勇往直前,有些口吃的老四就是简单善良至极的年轻人。他满足平凡的工作,不仅没有哀怨,反而同情乃至爱上邻居家会弹琴的哑巴姑娘,鼓励她走出,帮助她找工作,为了其幸福而爱情。当佳佳感染,因为孩子的死亡而不愿意治疗时,最终他用自己生命换回了另一个生命的。

  多样性的人物为本剧带来了丰富的看点,让观众沉浸在那段全中国人民为未来奋斗的灿烂日子里。高小立(《文艺报》艺术评论部主任)

  一开始老三向两个哥哥求助去替自己出头,四兄弟抄起来的家伙是不一样的。老大拿的是水果刀,老二拿的是擀面杖,老三拿的是苍蝇拍,老四拿的是玩具枪。你会发现本身它是符合人物身份的,什么年龄段抄什么样的家伙。再者,四兄弟抄的这些家伙基本上还是独属于那个时代,他这个年龄段所能够得着的东西,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能解读出这种时代感。

  对四兄弟情感的描写则是本剧的主要部分。四兄弟情感差异大,各自都有鲜明的印迹。老二的女友一上来就要去南方唱歌,他是一个最痞气的男孩子和比较浪漫的不接地气的女孩子的纠葛。老大和丽丽,一个特别市侩的女郎谈恋爱。老三和范荣的分分合合,则是本剧最主要的一条感情线。老四和哑女的搭配是本剧诗歌主题的一条线。爱情超越了――当老四突然毫无防备地把口罩摘下来的时候,我还是被这个惊了一跳,这是整部剧里超越于现实的一点。

  四兄弟的成长与奋斗组成了这部描写40年的年代剧。通过物的浮沉,将一段中国的成长史展现在观众眼前。李星文(中国电影电视评论学会理事)

  《生逢灿烂的日子》最大程度地还原了生活的质感。它具有强烈的文学意蕴,从故事层面进入心灵层面,用文学的力量击中了观众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凸显了文学的价值;它了传统文化的精蕴,用故事演绎了个人与社会、现实与理想等人生矛盾,彰显了正确的价值观。

  这部剧中关于上世纪70年代的诸多细节,原汁原味地还原了观众的记忆,它打破了地域、文化的界限,引发观众共鸣。 《生逢灿烂的日子》还具有很强的文学性,它将“喂马、劈柴”的生活提升到“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境界,在看似琐碎的生活里,抽象和提炼出了生活的诗意,丰富了人们的艺术享受。剧中表达的对理想、爱情、亲情、友情的态度,不仅将中国优良传统文化中的精蕴,进行了真善美的阐释,更写出了一代人的情怀。

  《生逢灿烂的日子》用一条胡同作万花筒,不仅让观众看到了五颜六色的,更由此折射出整个的时代。它以家寓国,无疑是一曲时代的颂歌;它用故事作比喻,形象而生动地讴歌了中国40年的。 《生逢灿烂的日子》带给我们有益的是,主旋律作品绝不是简单的“时代传声筒”,它完全可以尽情变奏,灿烂盛开。

  其次,本剧的风格在近期电视剧中是独树一帜的:冷峻中有温情,不是细腻的家长里短,而是撕心裂肺的,大起大落、荡气回肠。理想与现实,破灭与新生,紧紧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再次,重大情节是个纲,纲举目张。本剧结构上的三个重大情节撑起了全剧。内容充实,矛盾设计的强烈、悬念的起伏、情感与心机交融,了剧作的精彩。

  最后,本剧在细节上,弱化因素与强化平民气息,拓展了观众的地域广泛性和知识层次的广泛性;弱化年龄特点与强化表演深度,演员的表演精当深刻,削弱了年龄冲突,扬长避短,平衡了观众心理;弱化评判与强化哲学,把情感爱情与生命的意义结合探索,把融入生命成长的曲折中;弱化时代乱象与强化时代、社会特色,突出时代迁延,符合平民百姓的状态。

上一篇:GAI和结石姐被传退出《歌手》综艺制作必须重视“场外因素
下一篇:南海网:关于收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同意控股股东无偿划转部分股份的公告

你还会喜欢:

劳动节以军人的名义和你聊聊军事劳动的价值。
劳动节以军人的名义和你聊聊军事劳动的价值

长顺:往昔贫困户 今日“致富人。
长顺:往昔贫困户 今日“致富人

杨华评论:中国短跑崛起逼日本向黑人借种。
杨华评论:中国短跑崛起逼日本向黑人借种

记者调查:军事设施的现状与困境。
记者调查:军事设施的现状与困境

刘家义到济南调研重点工程项目建设情况。
刘家义到济南调研重点工程项目建设情况

广州黄埔军校军事夏令营:怎么让孩子自强自立?。
广州黄埔军校军事夏令营:怎么让孩子自强自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