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评论|克隆猴降世:科技无极限伦理有禁区

  一来,好像来到新世界。一对命名很有民族特色的克隆猴,在这个早晨,占领了几乎所有你能刷到的新闻头条(1月25日)。

  这一世界级科研,于时间25日,在国际权威学术期刊《细胞》,以封面文章在线发表。而从多莉羊诞生算起,已过二十来年,甚至距多莉被执行安乐死,都已过去十几年,第一只克隆猴才降世。

  虽然乍看,很像美猴王“拔毛分身”神术,或漩涡鸣人“多重影分身”忍术。但科学世界里,从没有这种酷炫。哪怕再神奇的科技玄变、创世魔法,背后都是科研人员一砖一石、一针一线,未有丝毫怠惰、不容半点误差的,一遍遍推倒重来,周而复始的计算实验枯燥堆积出的。

  从克隆羊到克隆猴,一拖二十年,而且明明期间小到鼠、兔、猫、狗等小型哺乳动物,大到马、牛、羊、猪甚至骆驼等在内的大型家畜,都已实现克隆。但这些也都还局限在各个实验室研究的偶然成功案例。且据说十年前,美国FDA(食药监局)咨询业内专家就发表声明,认为克隆家畜可食用性(肉奶制品)与非克隆动物一样,但也未见养殖领域有克隆农场。说明哪怕截至目前,人类科研技术,想实现低成本、大规模、高成功率的生物克隆,还是不现实的。

  而其中与人类最为相近的灵长类动物猴,克隆起来尤其麻烦。在中国之前,最接近成功的也只是移植胚胎,不过最终仍以流产告终。所以此前《科学》有论文一度宣告克隆灵长类不可能。

  根据中科院团队介绍,克隆猴有三难。其一就是细胞核识别难,人工分离摘除去核的技术难度可想而知。因为细胞核相当于整个细胞最高首脑,总指挥中心,包含所有遗传信息,统筹决定之后各项生长发育。不只是猴,包括猪、鸟等细胞核的识别后分离都不轻松。

  就算核移植成功,卵细胞,激活克隆程序,也必须精准得当,分毫不差。因为是体细胞移植,狸猫换太子,你得技术手段,首先让被移植的体细胞核,相信自己是卵细胞核,然后指导随后的胚胎发育。

  最后,还是要靠运气,这种转型是否成功,是否适应新角色,都需要配套一系列辅助手段护驾,所以成功率极低。这次的克隆猴问世,也是攻坚五年的艰辛。到底科研团队碰壁过多少次,才得到这一次各种时机、保障都恰好到位的“偶然”成功,不难想象。

  克隆羊到克隆猴,再到各种科幻作品中的轮番登场的克隆人、仿生人,似乎听起来都是一步之遥,不过从概念理论到技术成形再到付诸实施,有时却是咫尺天涯。就如羊到猴的克隆之,走了二十年,而由猴到人,面临的可就不止是纯技术层面问题了。

  “中科院院士:做克隆猴是为建动物模型理解人脑,没必要克隆人”(1月25日澎湃新闻)。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蒲慕明介绍,克隆猴主要建立动物模型,帮助理解脑,在制药领域特别对神经、生殖、肿瘤等疾病研究中应用前景十分可观。但没必要进行克隆人研究。

  人作为社会动物,其生物唯一性决定了,克隆复制人哪怕如克隆猴一样,某天不再存在技术障碍,那么在社会伦理和司法问题上也将无解。十几年前韩国科学家黄禹锡“克隆人类胚胎干细胞”学术造假风波后,克隆人逐渐淡出视野。不说伦理问题,多国也已立法任何形式克隆人实验,法律上亮明态度。

  最近的相似现实议题,是去年底哈医大教授参与的被称“换头术”的“人类第一例头移植”“异体头身重建术”,当时也极具争议。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卫生部原副部长黄洁夫的“”就是,“换头”可笑且违法,我国条例,违反基本伦理准则。毕竟,科幻场景中各种虚幻的仿生复制人乱象,仅想想都令惊。所以在技术、司法、伦理、文化等一系列死穴没解决前,克隆人只能是科学禁区。

上一篇:达沃斯与会嘉宾积极评价中国经济政策:既有利于中国也惠及全球
下一篇:评论:推动企业注意力从资本等要素转到人力资源上

你还会喜欢:

海丽气象吧|山东多地气温创今冬以来新低茌平最低-162℃。
海丽气象吧|山东多地气温创今冬以来新低茌平最低-162℃

劳动节以军人的名义和你聊聊军事劳动的价值。
劳动节以军人的名义和你聊聊军事劳动的价值

军费暴跌超过两成半俄军军事现代化步伐停止。
军费暴跌超过两成半俄军军事现代化步伐停止

朝鲜代表团越过军事分界线 会谈重点关注朝鲜参奥。
朝鲜代表团越过军事分界线 会谈重点关注朝鲜参奥

周慧琳、张宏森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
周慧琳、张宏森任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

今天兵哥哥带你“玩转”心理行为训练。
今天兵哥哥带你“玩转”心理行为训练